当前位置:学习天地 > 英语
【访谈】陆俭明先生访谈(上)——讲求学经历、谈学习方法
发 布 人:余晓光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9-29  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254

 受访者:陆俭明先生

采访者:郝琦、刘敏旗
时间:2016年4月25日
地点:北京 蓝旗营小区

 

按:2016年4月25日下午,微刊小编有幸采访了陆俭明先生。采访围绕三个主题展开:求学经历、学习方法关于“语言研究多元论”对语言学学科前景的看法。

小编受益良多,愿与诸君分享。因篇幅较长,微刊按照三个主题,分三次刊发。
◇ 陆老师好,非常感谢您接受《语言学微刊》的专访。首先,您能与读者分享一下您在北大的求学经历吗?

 

我考上北大中文系是1955年。那时候新中国成立不久,我满腔热情地想当一名作家,写出反映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的小说。但在开学迎新会上,我们当时的系主任杨晦先生给我们泼了一瓢冷水,他说:中文系不培养作家,只培养学者。

好了,这下作家当不成了,不过没关系,研究文学也蛮有意思的。可是到大二结束时开始分文学、汉语专业的时候,系里动员我到汉语专业学习。我二话没说,就报名进了语言班。那时我们都很单纯,祖国的需要就是我们的志愿,这是当初一般年轻人的想法。没想到就这样我跟语言学结了缘。后来我倒很庆幸自己进入了语言研究的领域:文学老变风向,语言学可不是那样,只要你面对客观语言事实进行分析研究,文章有理有据,那么文章无论过了多少年,大家都会参考。你看,马老师在文革刚过的时候就写了一篇《先秦复音词初探》,直到现在还经常被引用。


◇ (会心一笑)

(笑)你们笑,就是因为马老师是我夫人嘛。我们当时本科五年制,头两年不分专业,文学和语言学的基础课大家都学;到了三年级才分专业。马老师和我本来不在一个班,我原先在一班,马老师在三班,分专业后才成了同班同学。

我们这个1955级语言班才18名同学,非常有凝聚力。在本科三年级时集体编纂了《汉语成语小词典》。当时正赶上1958年“大跃进”,北大响应国家的号召,提出了“科研大跃进”、“向国庆十周年献礼”等口号,要求每个系每个班都要出科研成果。我们人少,才18个人,大家一商量,决定编这部词典。

虽然大跃进整个风气是浮夸的,但我们的词典编纂工作,是完全按照科学的方法进行的:先从词典、报刊杂志、重要文学作品(包括小说、剧本、散文集、杂文集等)、学术著作和国家领导人的选集中抄出成语及例句,在此基础上确定了三千多个成语条目,并讨论确定了编写体例,然后三人为一组,进行词条的编写工作。各组每人编写好了的词条,在组内讨论通过,交班上的审查小组进行检查、修改,通不过的退回去重做,通过了的最后送交魏建功先生和周祖谟先生进行审定。

我们每人每天持续工作十八九个小时,用了二十天完成了词典初稿,再行修改后将《汉语成语小词典》的书稿交给了出版社,同年出版了。这本小词典成为那个年代中小学语文教育的重要工具书,后来又经过了多次修订,至今为止前后发行了上亿册。

1959年我们本科四年级时,又联合蒋绍愚老师所在的1957级语言班,用同样的程序编纂了《现代汉语虚词例释》,并请王力、高名凯、朱德熙、魏建功、岑麒祥、姚殿芳、林焘、徐通锵等先生审阅指导。稿件在1962年就排出清样了,但由于一些外部原因,1982年才正式出版。


这两次科研工作使我们受益匪浅:第一,我们的业务水平得到了提高,尤其是搜集和利用材料的能力得到了锻炼;第二,培养了严谨的学风和虚心接受意见的态度;此外,还培养了我们语言研究的乐趣。

◇ 那么,今天的学生应该怎样培养学习、科研能力呢?

打好基础是最根本的,既要打下宽广的通识知识基础,也要打好一定的专业知识基础。基础不好就会在工作和学习中捉襟见肘:想解决某个问题——啊呀,这方面我没有资本;想思考另一个问题——哎呀,这方面我也一窍不通。那么,怎么打基础呢?

一方面,要老老实实、认认真真地上好教学计划所定的每一门课,大学的教学计划是经过反复讨论的,呈现的都是这个专业必需的基础知识。现在我们看到很多学生,浪费啊:上课不好好听讲,课后也不好好完成作业——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?

另一方面,要看书。课时有限,老师只能把最主要的知识简明扼要地教给大家,想要进一步有所得,还是必须看书,专业的书要看,非专业的书也要看看,才能打下宽广的基础。进入大学啊,不注意太容易浪费时间了。浪费在什么上面呢?早上十点钟上课,有的学生九点甚至九点半才起床;如果一二节上课,三四节没课,有的学生就东看看西看看,时间也就溜溜达达地过去了。真是很可惜的。

打好了基础就具备了进一步研究的条件,但还不够,还要增强研究意识、培养研究能力。你们一定要意识到:将来走上社会,不管从事什么工作,都要进行思考和研究,只是领域和研究内容有所不同而已。而研究能力是什么?以往一般只是提分析问题、解决问题的能力。这没错,但不全面。

其实最重要的是发现问题的能力。发现问题是研究的起点。怎样培养自己发现问题的能力呢?一方面是从读书中发现问题,通过思考把书和文章的内容转化为自己的知识,勤学多思,反复思考——论著上那说法、那结论怎么样?概括性如何?有没有例外?例子举得合适不合适?在这个问题上还有什么研究的空间?哪里还可以深入下去?

另一方面,是在语言实践中发现问题。重要的要牢记“有心、用心”四个字。既然走上了从事语言研究的路,在平时看书、上网、与人交流时就要多留心观察,把一些有趣的语言现象记下来,从语言学的角度进行思考。总之,首先要培养自己发现问题的能力。当然,同时要培养自己分析问题、解决问题的能力。分析问题、解决问题更需要反复思考。读书,除了增长新知外,可以使自己获得一定的理论武装。

未完待续

上一篇:【访谈】陆俭明先生访谈(中)—..
[返回顶部]      [关闭此页]
下一篇:没有了